那年高考,是我心中的锁

——01——

开锁是一种技术,更是一门学问。

我家祖传三代开锁,从我爷爷开始,7岁就学习开锁。

听爷爷说,当初就是奶奶家的门锁坏了,找到了爷爷来开锁才认识的。

6619321682979775600

无论是纳尔逊式锁,还是三翘九龙锁,亦或是鸳鸯乾坤麻花锁,我都能解开。如今最难开的就是密码锁了,3位数的秒开,4位数的要花上一盏茶的功夫,而据说爷爷可以开到7位数,那已经是业界内相当厉害的了。

但是现在开锁的人越来越少,这个职业也往往被大多数人看不起。

而我一直坚持的原因,是因为还没有遇到我开不了的锁。

这天夜里,我接到了一个电话。

对面传来的是轻柔的女孩声音:“你好!请问是开锁的吗?”

 

——02——

她叫阿晴,一个人住在配套单间,大半夜的不知道把钥匙丢哪儿了,着急死了。说是看到了墙上的广告给我打的电话。

我见到她时,她穿着校服扎着马尾,一个人蹲在走廊上,弱小的身躯像一只需要被人保护的折耳猫。见到我这个救星来了,她便站起身来支支吾吾的跟我解释,说她是这个屋子的主人,钥匙被弄丢了进不了门,怕我怀疑还把身份证给我看了。我竟突然觉得眼前这个女孩挺可爱。

这种B级防盗门锁,是比较容易开的,我用两根发夹插入锁芯,左右摇晃了几下,三下五除二,锁就被打开了。

“换个好一点的锁吧,你一个女孩子一个人住的话,要多注意安全。”我提醒她。

临走之后她还准备给我开锁费用,我笑着拒绝了。

我开锁不收钱的,只是为了打开另一个世界的快感。

 

——03——

爷爷曾经跟我说:“锁这个东西,很特别,人们往往喜欢把自己的秘密锁起来。你的秘密越多,就越害怕别人打开。”

以前爷爷在工厂里上班,厂长在外面保养了个情妇,还经常盗用公款来吃喝玩乐。厂长的秘密全都存放在他办公室的保险柜里,那时爷爷开锁的本领已经传遍了整个小镇。厂长无时无刻不在盯着爷爷,从不让爷爷进办公室,生怕自己的秘密被泄露。

所以人们都不喜欢我们这些开锁的,他们总是忌惮我们窥视到他们的秘密。

然而阿晴却例外,自从上次帮她开锁后,她还经常联系我请我出来吃饭。

阿晴仰起头,端着芒果奶茶问我:“你开锁跟谁学的啊?怎么那么厉害。”

我答道:“我爷爷从小就教我了,而且在技校里,我们的手指都要经过专门训练来提高灵活度的。这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学会的。”

 

——04——

阿晴是个高三学生,从乡下考到城里的重点中学,学习成绩挺不错的,但是平时都没什么朋友,加上她一个女孩的原因,时常会叫我过去帮她帮点做点杂务,修修空调之类的。

而我也渐渐被她吸引住了。

她普通的外表下,却透露着迷人的光芒。

“诶!那你会解绳索吗?”阿晴两眼发光的问我。

“当然可以,我开锁王的外号可不是浪得虚名!”

之后她便从包里拿出了两根红色小绳索放到我眼前,“铛铛铛铛~~!今天要看看你能不能解开我的绳锁!”说完之后就转过身去专注的把弄起来。

我苦笑一声,想跟我玩绳锁Play,你还是太年轻了呀…

不到几分钟,她就打出了一个蝴蝶锁。我还是第一次见这么漂亮的蝴蝶锁。红色的绳锁在风中摇摆,仿佛是在扇动着翅膀。

“这种打结我从来没见过,真好看,我想我舍不得解开吧。”

“少来了,明明是你解不开吧,哈哈哈~~~”她笑起来的样子也一样好看。

我也跟着笑了。

一个系锁,一个解锁,不是刚好相配吗?

 

——05——

6月的芒种,是火热的,如同我的心。

我很喜欢农历中的二十四节气的称呼:惊蛰、立夏、芒种……

每一个词都是一种心态,一种希望。

阿晴就快要高考了,她说这是对她人生有重大意义的一件事。我在技校学开锁,没有参加过高考,不过每年这个时候,人们都在关注这个话题,仿佛就像他们是主角一样。

不,或许他们曾经就是主角。

大家都在畅谈高考的成败,而我根本就没有参加比赛。

思考了很久,我打算在阿晴考完的那天向她表白。

终于,等到考完最后一科了,我站在马路边跟着人海眺望着那熟悉的身影,只见她从人群中走了出来,低着头。

“我可能要去麻省理工了。”没想到先开口的是她。

那一刻,即使我们面对面,我还是能感受到跟她的距离好远好远…

“以后你……”她继续低着头说道。

“恭喜你…”没等她说完,我憋出这3个字后,便转身快步跑开了,任由阿晴在那里呼喊。

……

没错啊,我一个蓝翔技校学开锁的,怎么能和一个出国留学高材生在一起呢?

 

——06——

后来我换了电话,跑到了另外一个城市,只为了忘掉这个女孩。

可是走后的第一天,我想她。

第二天,第三天……我依然会拿着那个蝴蝶结发呆。

我终于明白,我忘不了的那个蝴蝶结,那是我命中解不开的结。

我开了无数的锁,却解不开一个女孩的心思。

到头来,还把自己给锁住了。终于,我也不再开锁了。

开锁是一门学问,更是一种人生。

 

 

【续】

多年之后,女孩从浙江麻绳理工技术学院(专业:麻绳制作与工艺)毕业,据说当初她是为了喜欢的男生才选的这个专业。一个系麻绳锁,一个解锁,不是刚好相配吗?

还有那句她没说完的话:“以后你…能不能陪我解一辈子的绳锁。”

那年高考,是我心中的锁》上有16条评论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